亚洲中文字幕无线乱码

外面的白轻盈似乎听到了里面的抱怨声,故意有些不耐烦伸头进来,扯着嗓子道:“好啦,好啦,小小年纪哪那么多的抱怨!等下一个地方休息,哥哥我请你吃烤鸭!”

小狸猫噘着的嘴,顿时一瞥,平声试探性问:“真的嘛?!”

白轻盈扬声道:“白哥哥我什么时候骗过你!”

小狸猫面色这才舒缓了许多,一抿嘴巴,不再愤愤。靠在颠簸的马车上,片刻就鼾声微起。

衣美给她身上盖了条毯子。随即起身,准备帮莫少芝旁边的窗帘拉上。

“不必了!”莫少芝轻声制止。

衣美这次并未随他意,而是强硬道:“关上,你也眯一会!”说完,还是将窗帘拉上。

车厢里顿时陷入一片暗沉中。

莫少芝便做出一副恭敬不如从命的架势,双手一揣,闭上眼睛。

外面的钟伶歪着脑袋靠在白轻盈身上,腻歪道:“哥哥,起风了,你冷不冷?”

白轻盈一侧目看着他:“怎么?你冷了,要么进去马车里?”

钟伶抬起脑袋摇了摇,一双眼睛悄悄弯曲,浮起一片粉色的笑容:“不,我是问哥哥冷不冷,若是冷了,我可以——”随即张开臂膀,整个将白轻盈的身体环抱住,娇声道,“这样抱着你啊。”

阿空的私房写真2

白轻盈顿时一愣,随即清了清嗓子正声道:“哎哎哎,钟伶你别这样,你在如此闹腾我怕马车驶进沟里去了!”

钟伶不停他说愈发紧紧抱着他,撒娇道:“哈哈,我不要,怎么会驶进沟里呢,这些都是老马,它们懂得怎么走!抱着哥哥,就好像抱住了世界一般!”

白轻盈努力扭动了腰身想挣脱,但感觉挣脱无望,叮咛道:“你这孩子?!被人看到了不好!”

“这荒郊野外的哪里有人?”钟伶抬起眼皮看了看四周。

“举头三尺有神明!”白轻盈努嘴道,“怎么没有人看!”

钟伶仰起头,嘻嘻笑着:“唉,哥哥竟然是如此虚假的人,我们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,青天白日的随他们看着呗,说不定看着看着也就被你我感动了,这红线就这么一搭……嘻嘻。”钟伶笑着垂下眉头。

白轻盈见状,哂笑着略显无奈:“你这孩子,没喝酒怎么就醉了!尽说醉汉疯话!”

钟伶脸庞紧紧贴着白轻盈的胳膊,双眸一闭,软绵绵道:“跟哥哥在一起,天天就跟喝醉了一般,晕晕飘飘的,心窝上煞是欢喜。”

白轻盈的身体终于完松弛下,并没有再推开他,而是犹豫了片刻,终于将手伏在他后背上,轻轻抚摸了几下。

此时的钟伶像一只正晒着太阳的大懒猫,浑身酥麻,十分惬意而满足。

白轻盈俯身看着他,心中叹说:钟伶啊,哥哥谢谢你,一直的坚持着,比哥哥我厉害!

……

马车里的三人都闭目养神,昏昏欲睡。

直到外面一声猛烈的拉僵声响起:“吁——”

随着一阵惯性前冲,三人猛然醒来。

“额——”小狸猫睡得最沉,也惊的最狠,大喘了几口惊魂甫定的气,“怎么了这是?!”

莫少芝睁开眼,抬起手掀开窗帘,微暗的车厢里透过一阵刺眼的光芒。

他微微眯眼,看着马车正穿梭在人群巷口。

小狸猫掀开另一侧的窗帘,看着外面景象,顿时困意无,取而代之是一阵欢喜:“终于到能吃饭的地方了。”

衣美伏在她的肩膀上,随她一起探头看着:“看样子是个小镇,这里是我们之前走过的地方吗?”

小狸猫摇摇头道:“看着不像啊,好像并没有走过。你看那里还有好多大白鹅呢。”

“嗯!我看到了!”衣美随她指的方向看去。

片刻,白轻盈掀开帘子,叫了声:“都醒了吧,小狸猫,你的烤鸭正朝你这里飞扑而来呢!你准备好了吗?”

小狸猫扭头满脸期待道:“嗯,准备好了,尽管飞过来吧。”

“好来,”白轻盈撤回去之前,又不动声色瞥了眼莫少芝,莫少芝会意,温和道,“白兄,我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

白轻盈抿着嘴点点头。

抽身出来的时候,钟伶已经将马车驶入路边的一处酒楼门口:“就这里吧!”

“嗯!”白轻盈跳下马车,见不远处是处衙门,他神色一晃,便对钟伶道:“你先带他们进去,我去瞅瞅一会就回!”

钟伶点头:“嗯!哥哥你去吧!”

白轻盈走到府衙门口,打量了一番门口前的告示栏。

有一张泛黄的告示,白轻盈驻足看了一会,才闪身离开。

回到酒楼,他们几人已经围桌做好。

见他过来,小狸猫对他招手:“快来,快来,结账的公子来咯,还以为你故意借口跑了呢!”说完讪讪一笑,随即拉开旁边的椅子让白轻盈坐下。

白轻盈对她一眨眼,莞尔笑说:“你这小丫头还真是埋汰我!我什么时候借口跑过?”

白轻盈甫一坐下,钟伶便推给他面前一杯茶水。

还没等白轻盈开口,对面的莫少芝虎口握住那茶盏:“白兄,你刚刚是去了哪里?”

白轻盈喝了一口茶,道:“我刚刚去了趟衙门口,想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……”

莫少芝看了看他的表情,有了几分猜测:“看来是有事情发生了。”

白轻盈看着那茶盏,面无表情:“告示上写着,一月后,重新宣判南荣春花的罪行!”

说完,抬起头看着莫少芝,语气着重,“会不会高蓝也看到了这个告示,所以才……”

莫少芝握着茶盏的手越发用力,沉默了片刻:“应该是的,这一切好像真的向我们想的那样发展了……看来我们的皇上等的有些心急了,所以才用这样的方式给高蓝下了最后通告!”

小狸猫有些激动看着他们问:“那就是说明我们的推测是完正确的,高蓝真的没事!”

靠在椅背上的钟伶打趣道:“我劝你们还是别激动早了,以免又失望,毕竟在高蓝身上,我才真的体会到什么叫一波三折,比我与哥哥的……”钟伶突然放低了声音,难得流露出一丝少年羞涩感,“感情还波折的多。”

莫少芝喝了一口茶,笃定道:“嗯,钟伶说的对,我们别多想了,认准一条路就好好走下去,不管如何,都是自己选的路,便也不会白走的。”

白轻盈听闻释怀一笑,扬起手搭在旁边小狸猫的椅背上:“菜都点了嘛,点的足够嘛!可别给哥哥我省钱啊。”

小狸猫斜睨着他,带了一丝戏谑的口吻:“放心,白公子,我们从来不会为你省钱的,毕竟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你的哥哥,花你的钱不就是花你哥哥的钱嘛,我们自然心安理得!”

白轻盈手掌在她头上一挠,笑说:“嗯,你这小丫头,有这觉悟不简单!”

果然,不一会,小二接二连三的端上来十分硬气的菜。

白轻盈撸起袖子拿起筷子:“嚯!还真是不吝惜银子啊,都是十足的硬菜。”

钟伶为白轻盈倒酒:“我还特意点了他们家的招牌清酒,哥哥尝尝。”

“嗯!那得好好尝尝。”白轻盈端起酒盏,一仰而尽,“啊——还真是凛冽的清酒,烈的很!”

随即对莫少芝道:“莫兄,别光吃菜啊,来,尝尝这酒!”随即一侧脸,示意钟伶给他倒上。

“好!”莫少芝并未推脱,径直端起酒盏起身接酒。

莫少芝只喝了一小口,便觉得太过凛冽,微蹙眉头:“白兄,这酒劲太猛,我还是吃不消的。”

想起上次莫少芝喝醉后的状态,白轻盈悠悠笑起:“放心,你大胆喝,大不了我背你去楼上,这么一段距离,我还是能承受的起的。”

他这样一说,莫少芝也顿时想起过往,不禁摇头轻笑。

旁边小狸猫抬手道:“别光喝酒啊,来来来,我们的大金主,我帮你卷好了烤鸭春卷,张口尝一尝!”

白轻盈安然张开嘴吧等着。

小狸猫将那卷饼送到他嘴边的时候,随即感觉一道灼烈的目光正燃烧着自己,她随即快速一侧目,直直对上了钟伶一双凶狠带火的眼睛。

小狸猫瞬间疲软下来,哂笑着:“喏,喏,你来,还是你来吧。”随即从白轻盈面前伸手要递给钟伶。

钟伶刚要起身,白轻盈一口将小狸猫手里的卷饼整个吞下。

“哪有到眼前飞走的鸭子!”白轻盈边嚼边愤愤。

引的衣美和莫少芝一阵轻笑。

小狸猫嘟嘴道:“还不是你家钟伶,像要吃人的表情,害我我身上的寒毛都立起来了。”

白轻盈呵呵笑着看去钟伶:“钟伶,你怎么老是对小狸猫如此苛刻,都说了人家是妹妹,你得爱护幼小。”

钟伶挑了一根青菜入口,吊儿郎当道:“我哪有苛刻她,明明是她自己心虚!”

小狸猫攥紧拳头,恶狠狠道:“若不是我打不过你,岂能任你欺压!”

钟伶斜睨了她一眼:“所以啊,低人一等,就要看人脸色咯!”

这话彻底将小狸猫惹炸毛了,她瞬间撸起双袖,仿佛要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。

衣美笑说:“小狸猫,你别真生气啊,钟伶故意逗你呢!”

小狸猫冷呵呵了几声,随即站起身,目光渐渐引落到旁边的白轻盈身上。

感受到那目光有异,白轻盈狐疑道:“干嘛?我又没惹你?”

他话刚落,只见小狸猫一个俯身,撅着老高的嘴巴就贴在了白轻盈的脸颊之上……

“……”

白轻盈猝不及防,瞬间石化。

小狸猫近距离贴着他,眼眸快速眨了眨,才迅速抽回身体。

似乎终于出了一口恶气,对着钟伶叉腰耀武扬威:“怎样?!来打我啊!”

钟伶终于从刚刚电光火石的一幕中回过神来,他快速甩下筷子,一拍桌子起身。

小狸猫见状,使出魂飞走,在大堂里快速奔跑起来。

衣美和莫少芝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来,见那边老鹰捉小鸡一般的架势,笑的眼泪都出来。

白轻盈一脸无辜的端坐在那里,扁着嘴,似乎是最大的受害者。像受了欺负一般嘟囔:“就不能好好吃个饭啊。”

小狸猫跑的气喘吁吁,钟伶也追的不易,最后都有些疲惫,从酒楼外面又跑了回来,小狸猫连忙跑去莫少芝身后求庇佑:“莫哥哥,救救我,我实在跑不动了!”

“额,你怎么不跑了?!”紧跟着进来的钟伶也喘着粗气,“还真是第一次见识这魂飞走,还真有些厉害呢!”

小狸猫断断续续道:“那是……当然,别以为自己天下第一!”

钟伶戟指怒目:“你,你还敢嘴硬!”

小狸猫有恃无恐道:“我当然嘴硬了,所以我敢亲白轻盈啊!”

白轻盈一听,连忙端起面前的酒盏猛喝一口。

这话又深深刺痛了钟伶,他张牙舞爪就要扑过来。

小狸猫连忙避在莫少芝身后:“莫哥哥救命!”

钟伶阴沉着脸,煞气十足:“你觉得莫少芝能打的过我?!”

莫少芝站起身,将小狸猫护在身后:“钟伶,小狸猫就是调皮而已,你何必跟她一个小丫头计较!”

钟伶怒火中烧:“小丫头怎么了?杀人放火就不用承担后果了嘛!”

莫少芝轻声笑说:“她有杀人放火那么严重嘛!”

“她有!”钟伶撕心裂肺,“她亲了——”钟伶抿嘴不忍说下去,眼里满是不甘与委屈。

看的小狸猫顿时有些后悔,是不是刚刚的玩笑开大了。

此时酒劲已经上来的白轻盈起身,醉意满满,一只手搭在钟伶的肩膀上:“不就是被她亲了一口嘛,来,哥哥也给你一个。”

随即在旁人惊愕的目光下。

白轻盈忽然扳住钟伶的双肩,嘴唇一嘟,就毫不犹豫的贴到钟伶的双唇上。

钟伶眼睛瞬间瞪大如铜铃。

一眨都不眨,身体瞬间若雷击一般抖栗又僵直。

直到白轻盈站直,一双眼睛弯着,双颊泛着红晕,用迷离的眼神看着他,学着小狸猫的言语,死皮赖脸道:“怎样?!我就亲了!来打我啊!”